caren

中韩大不同——沙发拿来当靠背?

于是决定无微不至:

我婆婆家有张皮质不错的沙发,黑白两色,舒服宽敞又美观。


沙发上除了放着原配的黑白两色靠垫,还有各色的坐垫和靠枕。


正对面就是电视。


晚上十点,韩剧或选秀节目的黄金时间,随着开头曲响起,我婆婆收拾好一切家务,敷着面膜,戴着发卷,便一屁股坐在了沙发前。


 


没错,你们没有看错,是坐在了沙发前,而不是沙发上!


 


只见她随手抓下一块坐垫,垫在屁股下,然后再随手抓下一块靠枕,抱在胸前或垫在膝盖下。


其间,头都不用回,一切是那么地顺理成章。


然后她背靠着沙发,舒舒服服地看起心爱的韩剧或选秀节目。


对了,手边除了遥控器,还少不了一盒面巾纸,看一集要用好几回呢。


 


不一会儿,我公公也来了,二话不说,同样扯下一块垫子,也坐到了沙发前。


俩人边看边互相交流剧情回顾、选秀进度等,广告时间我婆婆起来切水果,公公拉出平时侧立在沙发靠墙边的矮桌——跟我大学时在上铺用的折叠矮脚桌差不多——然后两人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不仅是美好的电视时光,连平时婆婆研读圣经或是公公整理他的摄影作品,也多半采用同样的姿势——一张矮桌,一块坐垫,加上沙发这个硕大的“靠背”。


 


好吧,怕真皮坐坏了是吧?


那来了客人总可以坐一下吧?


 


逢年过节各路亲戚齐聚,进门的寒暄后,大家都一屁股坐了下来。


一看,他们怎么又坐在地上了啊!!


而且把沙发前方挤得满满当当的,我想坐沙发都挤不进去啊。


小朋友和宠物狗倒占了便宜,在沙发上上蹿下跳的——从沙发的扶手上进出。


 


这绝不是特例,仔细看韩剧的朋友也许会觉得这一幕是那么的熟悉。


韩国人就是这么地爱!坐!地!上!


 


在家里如此,出门在外韩国人也是看到地板就想坐。


只要是做韩国料理的餐厅几乎都能找到可以盘腿而坐的座位,烤肉店、参鸡汤店、春川鸡排店、酱汤店、辣鱼头汤店……


这还不够。


公园里随处一片草坪,汉江边的水泥地,每到天气晴好的日子总是坐满了人,铺满了各色的垫子。


不少韩国人的车后备箱里总是放着用于席地而坐的垫子,以备随时拿出来一用。


嘿,这块地儿看着不错,我们来坐一坐好了。


 


最厉害的是我老公的奶奶,近九十高龄,盘腿坐下,手一撑地就站起来,上下自如,看得我爸妈连连称奇。


我爸连坐地上都觉得累,更不要说盘腿了。


 


中国游客到了韩国最痛苦的莫过于遇到没有椅子的餐厅。


眼看美食在招手,但一想到要脱了鞋坐地上吃饭,唉,还是罢了。


我爸公司一回组织团游韩国,某次晚餐吃自助烤肉,却是席地而坐。


吃完后,导游贴心地问大家,吃饱了吗,还需要再加点吗?


一位男同事说:“要不是坐地上,我能多吃一倍!”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


 


现在游韩国的人多了,导游也有经验了,团游一般不会带到这种没椅子的餐厅。


但其实在韩国还是有相当一部分餐厅没有椅子的。


一进门就是两个大鞋柜,前方是一个大台阶,里面铺着木地板,上面摆着的全是矮桌子。


不管男女老少,都坐在地上吃饭。


如果是自由行,决定餐厅时,务必看好餐厅的座椅类型啊。


 


那么,韩国人在家也吃坐地上吃饭吗?


这倒不是。


韩国人家里都有餐桌和餐椅,平时在家也是坐在椅子上吃。


不过在他们看来,自家人一起随便吃顿饭的时候才坐在椅子上。


要是来了客人,或是今天是谁的生日,一起煮个火锅(呷哺呷哺)或烤肉,那一定要坐地上才够正式。


 


我爸妈头回去我婆家做客,我婆婆就安排了坐地上。


两块红木的矮茶几拼在一起,同色坐垫按人头数摆好,正放在沙发前方。


我爸妈进门一看,都面露难色。


后来在我老公的解释下,才搬回桌子上吃完一餐。


我婆婆一直觉得不好意思,怎么能随随便便在桌子上吃饭呢,应该坐地上才更表敬意嘛。


 


还有一回是韩国国会议员邀请中国几位官员共进午餐,我陪同做翻译。


吃的韩定食(韩国传统宫廷饮食),几位官员面面相觑,表示不会坐地上吃饭,但实在没有其他位置,只好搬来几张椅子,垫高了桌子,工程浩大,餐厅老板也看傻了眼。


 


吃饭问题在地上解决,睡觉问题也能在地上解决。


虽然韩国像我们这一辈的人,也很少睡地的了。


父母辈也是睡床的比较多,但再往上一辈,还有不少老人维持着睡地上的习惯。


我的韩国同学同事虽然是年轻一辈,但在生了孩子,尤其是生了两个孩子之后,也纷纷回归睡地。


一是孩子多了,床不够睡,二来睡地上也比较安全,小朋友免了坠床的危险。


所以一间卧室白天看起来空荡荡的,到了晚上,拿出被铺,全家人躺成一排,倒也省事。


 


韩国人钟爱的蒸桑拿(又叫汗蒸),也是全部坐地上、躺地上。


木制枕头、席子、垫子随便拿,供大家围坐在一起,吃饭聊天。


这里也能过夜,反正桑拿房里不冷,盖条毛巾,倒地就睡。


我虽然能接受坐地上吃饭,但躺地上睡觉全身骨头硌得慌,铺好几层垫子都不管用,至今未能成功在桑拿房过夜。


 


就连五星级大酒店,也都备有“温突房”——韩语中的“温突(온돌)”就是加了地热的地板。


温突房比一般的大床房还贵,数量稀少,不提前预定常常还订不到呢。


上了年级的人来住酒店都抢着要定温突房。


 


其实说起来,这种“低姿生活”还是来源于中国。


宋朝之前的漫长岁月里,古代中国也是没有椅子凳子,直到宋朝女人做高脚凳(也就是今天的椅子)还会被视为“伤风败俗”。


“凡坐必屈脚”,这个习惯被日韩一直保留至今,在中国反而少见了。


 


韩国人家几乎都是木地板,木地板下面还有地热,就是上文提到的“温突”。


一般走的是水管,煤气加热,温度控制在26度左右,到了冬天,煤气用量相当惊人。


除了玄关换鞋处(每家都一定有玄关)、卫生间和阳台,全家都是“温突”。


冬天开了地热,地板热乎乎的,整个家里都暖烘烘。


一进门,脱了鞋直接走进屋子,穿上拖鞋倒成了隔热层,反而冷了。


同样的,如果坐在沙发上、椅子上、床上,屁股冰凉冰凉的,还不如坐地上暖和舒服,干脆就都在“地”上生活了。


 


现在提倡环保,一些高档住宅已经不采用煤气加热水管的方式了,采用燃油水加热、炭层加热等方式同样达到地热的效果。


由于使用广泛,韩国的地热技术也不断提高,甚至出口到国外。


我的外国朋友们无一不热爱地热,尤其是欧洲人,纷纷表示回去后家里也要装地热。


他们都说,韩国房子从外面看起来丑(韩国公寓楼几乎毫无设计感科研),但家里头太舒服了!


 


我自从感受到了地热生活的“幸福”,就再也离不开了。


盘腿也越坐越顺。


回国之后仍念念不忘,租房子的时候向中介表示非要有地热的不可。


好在魔都也有越来越多的房子加上了地热。


不过据我所见所知,中国人在地热的房子里住着,还是少不了穿拖鞋,更别提坐地上或睡地上了。


还是不习惯嘛。


但有孩子的家庭,加上地热后真是省事多了,孩子在地上爬来爬去或随地坐时再也不用担心着凉了,真心推荐。


 


韩国的地热文化还催生了非常特别的“石头床”。


石头床的床架是实木,床垫则是石头。


可以加热,宣传说有各种功效,特别受上了年纪的人的喜爱。


 


石头床根据木头和石头的种类,价格从四五十万元起价,有的甚至上百万(一百万约等于五五元人民币)。


死沉死沉的一大个儿,颜色也多半不好看,是按照上了年纪的人的口味而设计。


百货店里卖床品的那层楼少不了各品牌的石头床,有兴趣的可以去见识一下。


据说销量还不错(我有个同学嫁了个卖石头床的小开)。


 


在我看来,石头床的最大的意义在于,虽然睡在床上,但能够享受到睡在地上的感觉!


说到底不就是个炕嘛。


 


在韩国人的“低姿”生活中,脱鞋的次数极为频繁。


聚餐时要脱鞋,回家要脱鞋,去别人家作客也要脱鞋。


难脱的鞋往往会让人尴尬,比如吃完饭大家都穿好鞋站在一旁看着你慢慢穿鞋(咦,这倒是个逃避买单的好办法?)。


脚趾头破洞的袜子也会让主人不好意思。


最郁闷的就是脚臭了。


所以多备几双袜子替换,或是不要常穿同一双鞋,避免脚臭才是上策。


如果不会坐地上吃饭的人又非得去没椅子的餐厅应酬,不妨“抢占”靠墙靠边的位置,可以伸直双腿,后面靠墙借力,免得吃一半就腿脚发麻。


 


 


 

安德莉凯利:

去年春天,陪父母在关西玩了一大圈,老人家们唯一颇有微词的就是日料中蔬菜的匮乏。相比于家中晚餐两荤两素的标配,口味单一的蔬菜色拉和只能塞塞牙缝的前菜就相形见拙了。后来在难波车站附近吃了一次蔬菜素食为主的和食buffet之后,发现这倒不失为一个补充蔬菜的好途径。叶菜、南瓜、菌菇、鸡蛋、淀粉充足的土豆和山芋,或煮或炖,嫌热量不足口味清淡的也可以随意取用炸鸡块(味道绝对远超KFC);主食有热腾腾的白米饭(配味增汤)和冷乌冬或荞麦;软饮往往是果汁与汽水为主,附以红茶与咖啡;最妙的还是甜品,往往藏在最侧面的柜子里,算不上精巧却花样繁多,一拉开柜门第二个胃的灵魂就被迅速地唤醒了。

在轻井泽站的outlets里逛完new west区,向east区移动途中就看见轻井泽natural buffet(軽井沢・ナチュラル・ビュッフェ),1980日元/人的buffet不算特别便宜但极度满足了苛求着纤维素的胃。在初春暮冬的温暖阳光下,选了一个离滑雪场最近的窗边位置,依偎着大包小包的战利品,开始舌尖上的旅程,真是再惬意不过。


-黄油曲奇-:

『时光静止的片刻』

很愉快的一个下午,

轻松的拍摄过程。

在我的镜头前不需要像专业麻豆那样搔首弄姿,

只需要安安静静的就够了。


想听歌的请进这里 

大維:

我喜歡

在盛夏的時候

聞一聞風的味道

我喜歡

在大太陽下面

讓冰激凌融化在鼻尖

我喜歡

在花開的時候

牽著狗狗狂奔而過

我喜歡

倚在你身旁

做一個長長的白日夢


拍攝:大維    手繪/文字:小V

拍摄时间:2013年5月  丁丁百日纪念


祝全天下小朋友六一节快乐,开心成长!


徐嘉靖Justin·LoFoTo:

#日出之国#DAY6,在富士山拍完日出,恋恋不舍地离开前往东京,途中贡献了鼓鼓的钱包和一个下午给了御殿场的奥特莱斯。东京的第一站去了明治神宫,特意安排了周末的时候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见见一下日式的传统婚礼。无奈天公不作美,周末游人也很多By Fujifilm X-T1+XF 10-24、55-200(新浪微博: @徐嘉靖Justin

PP鲁:

这次涠洲岛之行,有幸认识了旅行达人吴哲俊和熊佳雯。关于旅行,这对情侣真的有讲不完的故事:东南亚旅行的第一天,他们就丢了钱包身份证和银行卡,他们选择继续上路,一路打工赚钱,81天游玩7国。现在他们正在把自己的故事写进书里,新书马上就要出版啦!昨天在刘小朵大哥的指导下,我们一起在日落前给这对恩爱情侣拍下了这张照片。如果爱情迟早会褪去激情,希望恩爱情人始终可以牵手旅行!

掌镜:本人

摄影指导: @勤奋的刘小朵·LoFoTo 

熊佳雯和吴哲君的新书名字叫做《毕竟路上有你做伴》

他们的新浪微博:@啊哈先森 @熊佳雯Karen

骑猪闯天下:

『迦南之地-走近以色列(五)』(耶路撒冷·圣殿山上清真寺)

在无数的关于耶路撒冷的图片上您都可以看到那座屋顶闪着耀眼金光的清真寺,金顶清真寺,The Dome of the Rock。而这座清真寺却坐落在现在所谓的“圣殿山”(Temple Mount)之上,是犹太教最神圣的地方,因为犹太人在这里曾经建立了第一和第二圣殿,著名的哭墙,第二圣殿被罗马人焚烧后遗留的残垣断壁,便在圣殿山西侧底部,故也称“西墙”。犹太教还相信,这里还将是弥赛亚到来时重建第三圣殿的地点,所以他们发誓会世代守护哭墙,等待第三圣殿的辉煌;在圣殿山,犹太人拥的那个墙根,却被掩盖在金顶清真寺的光芒之下。